歡迎來到臨滄特產網_臨產特產網_臨滄特產!請 登錄 或 免費注冊 

云南臨滄:脫貧“金鑰匙”再開振興門

|2019-09-25
分享到:

脫貧“金鑰匙”再開振興門

——云南臨滄探索脫貧攻堅和鄉村振興銜接結合

“脫貧攻堅是‘小拇指’,鄉村振興是‘大拇哥’”,如今字紅梅去農戶家講政策做工作,常用這個“不太恰當”的比喻。她解釋:“脫貧攻堅的成績當然頂呱呱,這么說村民好懂。”字紅梅是云南省臨滄市臨翔區螞蟻堆村村主任,這幾年螞蟻堆村脫貧后,制定了村莊規劃,如今正種柚子、修串戶路“忙振興”。

臨滄市地處我國西南邊境,少數民族人口占四成多,所轄8個縣區全部為貧困縣(區)。黨的十八大以來,臨滄有7個縣(區)退出貧困縣序列,2018年云南省脫貧考核排名第一。副市長趙貴祥說,以振興鞏固脫貧成果,臨滄正處在脫貧攻堅向鄉村振興工作轉換關鍵期。如何把脫貧攻堅的寶貴經驗“引導”進鄉村振興?臨滄有思考有探索,值得其他地區借鑒。

脫貧攻堅的寶貴經驗千金難買

趙貴祥認為,脫貧攻堅以來,可謂三個“抱得最緊”——干部群眾打成一片“抱得最緊”,臨滄有三千多名工作隊員奮戰在一線,和貧困戶結成親戚;上下級、各部門“抱得最緊”,五級書記抓實脫貧,許多以前不怎么見的省級部門也見得多了;東西部協作對口幫扶“抱得最緊”,形成幫扶大格局。他說:“脫貧攻堅有許多經驗值得好好總結,千金難買!”

螞蟻堆鄉山區占到99.5%,是深度貧困鄉。如今全鄉貧困戶從1900多減少到100多戶,各方面變化天翻地覆。鄉長孔廣華說,脫貧攻堅補了鄉村振興的短板,打下好基礎,主要體現在基礎設施、產業和村民組織化方面。螞蟻堆鄉農村路和房子的變化最大,“訂單農業”正改變小農經濟,“因為經常開會動員”,村民的組織化程度和精神面貌今非昔比。以房為例,之前全鄉8640戶人家,只有1400多戶磚混房,如今新建住房就有兩千多戶,加固改造住房三千余戶,住房條件有了質的飛躍。

脫貧攻堅真抓實干,在臨滄基層帶來巨大變化:“黨的光輝照邊疆,邊疆人民心向黨”,黨在邊疆民族地區的執政基礎更牢固;貧困群眾尤其是少數民族群眾的生產生活方式改變,甚至“一步跨千年”;與接壤的緬甸邊境比較,我國國際形象更有魅力。

隨著脫貧攻堅的勝利推進,特別是已經脫貧出列的縣區,基層工作重心面臨順勢調整。如果說脫貧攻堅是一場“陣地戰、殲滅戰”,那么鄉村振興就是“持久戰”,二者在受益范圍、政策目標、工作領域等方面都不同。但干部群眾認為,五級書記立軍令狀抓脫貧的責任體系,貧困地區統攬全局的動員體系,第三方評估嚴格抽查的評價體系等等,乃至派工作隊進村等,都值得鄉村振興工作借鑒參考。

鄉村振興起好步先得轉好型

脫貧攻堅給農村“托了底”,但離鄉村振興的需要還有很大差距。螞蟻堆鄉長孔廣華說,目前鄉里的最短板還是路。螞蟻堆鄉14個村委會實現了到村委會道路硬化,但仍有8個村委會的村組道路為砂石路,晴通雨阻。“寨子里有沒有水泥路,蓋房子一塊磚差出三四角,賣一頭豬相差一兩百”,他說。雙江自治縣那洛村沒有貧困戶,正美化環境發展鄉村旅游,但建個污水凈化池還差20多萬,成了振興的“攔路虎”。

趙貴祥分析,目前邊疆欠發達地區鄉村振興,普遍面臨的困難挑戰可歸納為“四化”:人才“流失化”;基礎設施和生態環境“薄弱化”;精神文明“物欲化”;村級集體經濟發展“單一化”。他說:“不少村村級集體經濟發展都存在思路不清、政策不全、舉措不實的現象,一些發展靠前的村也因思路單一,優勢發揮不明顯。”

趙貴祥認為,順應鄉村振興需要,已脫貧地區在責任不變、力度不變、隊伍不變的同時,在幫扶措施上需要從精準到共享、從特惠到普惠、從管理到服務的轉變。一是從支持貧困戶擴大到非貧困戶,從支持貧困村擴大到非貧困村。二是對主導產業的支持從生產的種養環節轉移到加工、銷售、品牌建立、產業融合等。三是從對農戶的支持擴大到對職業農民、家庭農場、合作社、龍頭企業等。四是從支持主力從財政資金轉移到以金融資金和工商資本為主,金融支持方面從對貧困戶的小額信貸支持,擴大到普惠金融支持。

“貧困地區形成了以脫貧攻堅統攬全局的工作體系,可以參考用到鄉村振興工作中”,趙貴祥建議,這包括責任體系、動員體系、考核體系、治理體系等。臨滄市出臺系列文件,明確了鄉村振興的短期標準,讓振興更“精準”可操作可考核;按照五種不同類型的村莊,集中打造400個示范村;采取省市縣掛鉤包點等“四個一批”方式推進示范點建設。同時,在自然村成立鄉村振興理事會,發揮好村民的主體作用。

“四個延續”讓脫貧振興不斷檔

臨滄市在鄉村振興方面“醒得早起的也早”,20018年就出臺了因地制宜的振興文件,表現在:自上而下謀振興,但重心在下;理出農村人力、物力、問題和項目“四個清單”,摸清振興家底;鄉村振興規劃先行,開展“萬名干部回鄉規劃”;以“百村示范、千村整治”為抓手,大力開展農村環境整治;同時確立了一批鄉村振興的“示范典型”先行建設。

今年4月,臨滄市雙江拉祜族佤族布朗族傣族自治縣退出貧困縣。7月25日,縣里在“脫貧攻堅指揮部辦公室”加掛“鄉村振興辦公室”牌子,同時整合“縣聯席會議辦公室”、“縣鄉村旅游辦公室”等,44人的隊伍幾塊牌子一套人馬。縣農業農村局、扶貧辦、文化旅游局領導集中辦公,其他部門根據聯席會議機制適時集中,每星期最少開一次聯席會議。

雙江自治縣副縣長楊泰平說,按照脫貧攻堅退出“四個不脫”和“六個不變”的要求,鞏固脫貧攻堅成果和防止返貧仍是“摘帽縣”的頭等大事。不過將脫貧攻堅、鄉村振興和旅游結合起來,可以部分滿足鄉村振興的資金項目需求。目前脫貧攻堅項目庫每年調整兩次,雙江縣三年將整合5個多億涉農資金,項目可以“有條件的”用于非貧困人口和非貧困村。不過他也說:“前些年脫貧攻堅投入大量資金,今后鄉村振興最缺的是錢。”

雙江扶貧辦任副主任董梅分析,把脫貧攻堅和鄉村振興機制整合可實現“四個延續”,即精準理念延續、政策措施延續、幫扶力度延續、成效檢驗方式延續。在此之前,貧困地區鄉村振興雖然“調門高”,但因具體項目進不了脫貧項目庫,無法落實。探索整合兩大機制,也打消了一些人“扶貧辦今后何處去”的疑慮。

002期特码 香港最准一肖中特公开选料1 微信红包麻将app下载v1.0 开拓者vs湖人录播 河北快3几点开奖 上海时时乐正规吗 棋牌app源码交易平台 三国棋牌下载 JJ斗地主推倒胡麻将得分规则 财神捕鱼下载 安徽十一选五 甘肃快3开奖软件 喜乐彩票怎么玩 排列三字谜汇总 海南天天麻将官方网站 山东十一选五走势图表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数据